我是夜總會小姐 說說我被包養的這4年

來廣州已經有6年的時間,19歲輟學跟著親戚來到廣州做事,一晃就是6年。

剛開始在西餐廳里做服務生,一個月有2000多的工資,工作比較累,晚班的時候非常的累,這樣熬了接近一年,從家里出來後,再沒向爸媽要過一分錢,每年春節的時候會回家里一次。06年再也堅持不下去,在外面打工的女人,你們也知道其中的辛酸。辭掉工作,自己條子還算正,到一家夜總會做了咨客,需要的時候會陪酒,剛開始不習慣,每天假惺惺的對著那些男人笑,久而久之沒感覺了。在這里錢拿的多一點,有錢的客人多少回給點小費,這一做,就是3年多。

3年前認識一個男人,很有錢。我們這個位置其實並不需要陪客什麼的,有些時候客人需要,主管會安排,無可奈何。認識後,他經常過來這邊,很多時候都會一起喝酒。我休息的時候,他經常約我出去吃飯,呵呵,也沒怎麼拒絕,也許自己是真的愛慕虛榮了。那時候剛好和男朋友分手,沒其他的原因,經常吵架,客客氣氣的散了
2853


夜總會呆久了,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變成愛慕虛榮的人,呵呵,還是因為錢,沒人不愛錢。他有妻子,不能說感情不好,或者說喜新厭舊是人的天性。他給我租了一套房子,每個月會給我些錢,一個星期也會來幾次,每次來的時候,我都會買些檳榔回來,他喜歡。

無論是在外面還是家里,我都會把他伺候的很好,燒飯、夾菜、洗衣,因為他的飯局多,有些時候我甚至是給他擋酒。我更沒忘記自己的本分,第三者,只是一個被包養的人

人都是喜新厭舊,何況是男人,第三者的時間當然不會長久,後來和他也沒有在來往。之後認識了現在的這位,大我16歲,3個人的家庭,有一個10歲大的女兒,他妻子是自己開車行,而他自己做瓷磚買賣。也許我的生活就該這樣,離不開男人,更多的是一個人呆在家里看電視上網,朋友也不多,也就出去逛街買化妝品和衣服之類的東西

今年過去就26了,不知道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多久,每個女人都渴望有一個家,我何時才可以有,到了這個年齡還是只身一人,真的很孤單,晚上一個人的床,更是打心底的心灰意冷。到現在,錢沒存多少,青春倒是付出了,想想就不值,將近30,老去的時候還有誰願意再要你,呵呵,生活就是這樣捉弄人,6年的生活!

過一天是一天,期待一個更好的明天

我也想過正常女人的生活,找一個依靠,後面好好生活,但是生活往往有很多無奈沒有辦法

當我的朋友問我這份東西還可以持續多久的時候,我想到現在的一切一切,包括以前的生活,不見天日,大多個人渡過,從來沒有真正的開心過。突然有些懷念以前剛去廣州做服務生的那段時間,過得很累,但是每每拿到一個月的工資的時候,心里真是有數不出的高興,會省吃儉用,給爸爸媽媽打電話。那時候家里沒電話,和爸媽聯系不方便,都是接通到附近商店的座機,然後再打過來,每次講話的時間會久一點,會有很多話講,爸媽擔心我在的生活,問我累不累,說家里的梨好了,不是那種外面賣的大梨,是那種鄉下田里種的黃花梨。每次我都會忍著不哭,那個時候還小,但是已經很懂事了,“不累,爸,過年我就回家,外面挺好的,就是想媽媽做的飯.....

畢竟人是一種很容易自尋煩惱的動物,我們經常以對將來的憂慮和過去的抱怨給自己的思想增加負擔,經常用一些實際上並不存在的問題來搔擾自己,又總是用一些連鬼都不相信的話來騙自己,這就是人性的弱點。但是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,怎麼可能不去想,在外面這些年,生活的艱辛又可以向誰說。不要因為寂寞而做不想做的,即使寂寞,也一定有人和你一樣,寂寞的人不同,仰望的星空卻是一樣的。但是為了生活,卻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我們這類的人,更多的是招人白眼,或者是更人的騷擾,也許我說騷擾不對,有很多人會認為我下賤吧,呵呵,無所謂了

剛在餐廳做的時候,要學的東西很多,主要是禮儀問題,不過里面的人流量來說相對其他的酒館就好點,環境還是蠻好的,住的是員工宿舍,什麼設施都有。崗前一禮拜做培訓,一星期後服務客人,也有人教。然後就是上菜的順序,這個最讓人頭痛,不過熟悉就好了。剛開始連盤子都端不穩,有時候也會落地,會挨罵,那時候小,什麼事都怕,做事很謹慎,不允許自己出錯,可越是這樣,問題就越多,久而久之,就習慣了

發工資後,會小小的獎勵自己,不過也最多買點吃的,那時候不怎麼愛穿,雖然那邊的衣服便宜。其實一直都做的很好,正正經經的,也沒想過換什麼工作,一次偶然的機會,和同事逛街,看到夜場的燈紅酒綠,很多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自己開始幻想了,也許只是太想給自己找一條更好的路。

辭職後,理所當然的到了這個影響我一身的地放,我也穿上五顏六色的禮服,那個時候對著鏡子,是會意的笑。求生是人的本能,虛榮也是人與生帶來的本性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間,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方法不一樣,但是目的是一樣的。我也沒想過自己有多麼的高貴,或者用你們的方式來說,我下賤,呵呵,這個已經听膩了,無所謂了

每每帶客人進去,喜歡上了昏暗的燈光,也許是在黑暗里才有一種歸屬感,以前是有所畏懼,現在是刻意的喜歡暗淡。年輕的時候拎著沉重的行李箱行走,社會那麼復雜,而娛樂圈就不一樣了,縮小了社會,放大了骯髒,沒有人能做到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,人是會隨著環境而變化的,這是人的天性。對,這話我可以理解,長期一個人生活,我只是想改變

第一次跟著一個人後,生活就有了規律,沒有在工作,僅僅呆在房子里,也沒有朋友,一個人晚上,也只能一個人牽著狗在公園溜達。有些時候,隨傳隨到,不知道是僕人還是情人,記得一個夜里,過了凌晨,接到電話,說在樓下,讓我下去,本來已經熟睡的我,起身穿起衣服,和他一起開車到了一個酒店,也就是生意上的飯局,說不好听點,酒肉朋友,生意還不就是敲詐勒索,商量如何掙錢,我只是一旁陪著,要喝酒的時候陪陪酒,當然,那些人也有帶女孩過來,和我差不多大小,甚至有18不到的。我個人在外面不愛講話,喜歡一個人坐著,發呆也好,抽煙也好,那時候會抽煙,都是以前陪客的時候學會的,酒量也很不錯,喝多了就沒感覺了。無聊的時候也會和那些小姐妹聊聊,男人談事情,我們一般不說話,就在一邊聊我們自己的,和我一樣,一般是沒讀過書的,很小就出來打工,後來也受盡煎熬,走上這條路,身邊的朋友有幾個就是這樣認識的,有共同的話題吧
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