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酒店經紀人,酒店上班現代故事二奶諜戰


台北、桃園、中壢、台中、台南、高雄酒店假日酒店上班,酒店打工以專業、誠信、親切的精神服務客戶。提供:便服酒店,禮服酒店,制服店消費,紓壓會館,酒店公關小姐,飯局小姐,舞廳上班等。打工仔錢龍與聰明伶利的打工妹周小敏從相識相愛到結婚;又經過幾年同甘共苦的艱辛創業,終于有了自己的公司。錢龍從打工仔搖身變成了令人妒羨的富商;而周小敏卻做起了專職太太,倆人過著溫馨滋潤的小日子。

然而,“溫飽思淫欲”,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。生活富足安穩之後,錢龍有了拈花惹草的欲望。不久,在夜總會K歌時,無意認識了做台小姐王可佳。此女芳年十八,品味別俱;雖嬌小玲瓏,可小鳥依人美態盡顯;可謂眉目傳情令人喜,一頻一笑惹人愛。錢龍決意把她包養起來,王可佳也正有此意。一個圖財,一個圖色,你情我願,一拍即合,王可佳很快成了錢龍的“二奶”;錢龍為她租房,備齊所需用品,過起了家外有家的甜蜜生活。

外遇之後,錢龍既想不留蛛絲馬跡,又能兩全其美,所以舉手投足十分謹小慎微。可一星期後,錢龍與王可佳幽會時好像被人跟蹤了。他心里極為恐慌︰會不會被老婆發現了?錢龍試探過幾次,沒見老婆有何反應,他稍為安然。俗話說得好,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”畢竟是做賊心虛,若有閃失,他的家庭和事業就玩完了。因為錢龍太了解老婆了,她眼里容不得半點沙子。所以,一個月之後,錢龍對王可佳漸漸失去了新鮮感,決定甩掉她,終止這種關系。可又苦于找不到借口,擔心王可佳不會放過他。錢龍想來想去,終于想出一條妙計。那天,錢龍找到一家叫廣盛的獵頭公司,他信步走了進去。

晚上,錢龍對王可佳說明天要出差,他陪她上街逛逛,順便給冰箱添些食品。王可佳當然開心,當即就挽著錢龍上了街。沒想到的是,錢龍與王可佳驅車到超市把車停好,倆人攀肩摟腰剛要進超市,就見前方有閃光燈閃了兩下,錢龍抬頭看時,樹下的人影一晃就不見了。錢龍頓時警覺起來,他可不想在這關鍵時刻授人以柄。他疑心生暗鬼︰采購東西時,覺得受人偷窺;開車時覺得被車追蹤。當晚害得他駕車繞環城路轉了好幾圈才回了王可佳住處。錢龍在屋里四處瞅了瞅,與王可佳閑聊幾句之後就想回家。王可佳卻纏綿著他不讓走;錢龍以明早出差為由方得脫身。


錢龍到家已過十二點,別墅臥室還亮著燈,他心里倍覺溫暖。平時周小敏都會這樣等他回家,即便睡了也會亮著燈。略有不同,今晚周小敏多問了他幾句︰“今天忙什麼呢?”錢龍打著哈欠道︰“忙來忙去不就是公司的事情。”老婆突然問︰“下午我去公司怎麼沒見你?”錢龍大吃一驚,趕緊道︰“浙江來了幾個客戶,我應酬去了。你去公司怎麼不給我打電話?”周小敏笑了笑說︰“沒事,順道過去看看。€€€€哦,你應酬怎麼沒喝酒?”錢龍又是一愣︰“是……是這樣,我冑有些不舒服。”周小敏一听就要去拿藥,錢龍趕緊拽住她,說是已吃過藥了。周小敏嗅了嗅又疑道︰“你衣服上哪來的香水味?是不是跟狐狸精鬼混去了?”錢龍听得心驚肉跳,急忙辯解道︰“我哪有啊?你就是給個瓶,我也沒那膽啊!”周小敏半真半假道︰“沒有就好!如果你敢騙我,你就死定了!”說完她睡覺去了。一番盤問,錢龍嚇出了一身冷汗,心想︰這種提心掉膽的日子再不想過了;趁老婆還沒抓住把柄,盡快了結這段婚外情。

第二天晚上,錢龍出差了,手機也關了;王可佳無聊地看著電視。她想,自從被錢龍包養之後,她就成了籠里的金絲鳥,失去了應有的自由。錢龍不出差時,他與她不能時時相守,也會三天兩頭過來陪陪她,排解她的寂寞和孤獨。可錢龍出差一走,她的無聊時光就更難打發了。有時她真想找個地兒釋放一下心里的郁悶,找個人兒說說知心話,或來一回紅杏出牆,玩一次一夜情也無妨。她被自己放蕩的想法嚇了一跳。正在這時,有人敲門。

“誰啊!”王可佳嗲著嗓門問了句,這麼晚了除了錢龍,不知誰還會找她?“替錢先生送花的!”門外一個很俱滋性的男聲。頓時,王可佳心花怒放,想不到錢龍出差也沒忘了給她送花,真是個浪漫重情意的好男人!王可佳開門一看,一大束吐艷的紅玫瑰已呈現眼前。她笑盈盈地接過花,突然又被花後那張熟悉的面容驚呆了︰“徐斌?!”同時對方也認出了她︰“可佳?!”一對高中時候的初戀情人,在這種時候、這種背景下不期而遇,真有點“天掉陷餅”的意味。自然而然,王可佳請他進屋喝杯咖啡,兩人盡訴離別之情相思之苦,然後兩人荷爾蒙激增井噴,徐斌留宿了下來。第二、第三個晚上,照舊顛鸞倒鳳,纏綿不斷。

第四個晚上,錢龍出差提前歸來,好在徐斌不在。王可佳心慌神亂地趁上廁之機,給徐斌電話叫他千萬別過來。錢龍卻裝聾作啞,不聞不問;他倒心平氣和的對王可佳噓寒問暖,這讓王可佳大為感動。可突然錢龍話鋒一轉道︰“鑒于我出差這幾天你過得十分開心,所以我決定從今天開始終止我們的關系!”“為……為什麼?!”王可佳不啻于當頭挨了一棒,驚得瞠目結舌。錢龍冷笑道︰“這就要問你自己了;也許它能告訴你一切!”說著把一個U盤放在了桌上,即轉身離去。王可佳把U盤插入電腦打開一看︰全是她跟徐斌偷情的畫面。王可佳倏然清楚了,是錢龍在租屋里偷裝了攝像頭,用作了甩掉她的證據。“你這王八蛋!”王可佳咬牙齒地罵了一句,狠狠地把U盤砸向門口。氣過之後,王可佳像霜打的茄子蔫在沙發上,已無話可說;她只好啞巴吃黃連,自認倒霉了。

錢龍離開了王可佳心情一陣輕松。俗話說,“戀愛中的女人是白痴”;一點沒錯,她就這麼輕易鑽進了他的圈套。第二天,錢龍去了廣盛獵頭公司,走進經理辦公室。經理叫英杰,風流倜儻,氣度不凡,年齡與錢龍相仿,他穩穩做在大班椅上。錢龍把現金支票推給他︰“這是酬金。再次表示感謝!”英杰卻大手一揮道︰“不必客氣!真誠期待下次合作!”原來,錢龍出差前去廣盛獵頭公司找英杰談了一筆買賣︰只要弄到王可佳紅杏出牆的證據,他願付一筆不菲的酬金。英杰滿口答應,且要他配合演戲︰趁錢龍陪王可佳逛街之機,英杰派人進租屋偷裝了無線監控攝像頭;同時又查找到王可佳初戀情人徐斌,買他做誘餌,從而促成了這樁秘密交易。然而,當錢龍告辭離去時,英杰卻望著他的背影露出了詭秘的微笑。

錢龍終于甩掉了包袱,別說心里有多高興。可一回到家,他卻不禁皺起了眉頭。因為周小敏一反常態,沒有了往日的溫柔體貼;而是怒容滿面,逼問他干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?錢龍就陪著笑臉說,我哪能對不住你?我忙來忙去全是為了我們這個家啊!周小敏不依不繞道︰“你這沒心沒肺的東西,你還敢騙我?說啊!為什麼?!”錢龍裝聾賣傻,或東扯葫蘆西扯瓢,企圖蒙混過關。周小敏不理不采,只管說︰“你那些爛事,你就遮吧掖吧。你不說,我也不問了。我們離婚吧!”錢龍一听,如炸雷轟頂,他最擔心的就是這事︰正常離婚她就要分掉一半財產;何況他是出軌離婚,她得到的財產將會更多。這是他最不願看到的結果。

錢龍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,乞求老婆不要冤枉他,不要離婚。周小敏就說︰“你以為我冤枉你啦?好!我跟你打個賭︰我拿不出證據,這婚就不離了;我拿出了證據,這婚就離定了。行不?”錢龍想了想,只好硬著頭皮應戰︰“好!你說吧!”周小敏得意地笑了笑,道︰“我要你輸得心服口服!”說著從包里拿出一迭相片扔在桌上。錢龍拿起一看,心里格 一下,汗就冒出來了︰全是他與王可佳風流親熱的畫面。“這……這是誰拍的?”錢龍驚怒得咬牙切齒。周小敏決然道︰“誰拍的已無關緊要,要緊的是你必須在上面簽字!”說著拿出離婚協議。錢龍死活不簽,淚流滿面地向她認錯,又死皮白賴地求她原諒。然而,怎麼說都晚了,因為周小敏強硬地說了句“不簽就法庭上見”,便決然離去。

錢龍以為是周小敏一時之氣所至,過些日子就沒事了。可沒想三天後,錢龍就接到了法院傳票。他只好心情沉重地走進法院,又垂頭喪氣地從法院走了出來。因為宣判結果是︰周小敏獲得了三分之二的財產。走出法院那一刻,周小敏遞給錢龍一封信,就欣喜投入了另一個男人的懷抱。錢龍抬頭一看,驚惑不已︰那男人不是別人,正是廣盛獵頭公司經理英杰?!

錢龍快氣瘋了,一時五味雜陳︰這是怎麼回事?!錢龍匆匆拆開信一看︰你是螳螂還是黃雀?別忘了後面還有獵人!€€€€你就自作自受吧!

原來,當錢龍正在情場逐獵之時,他後院早已起火。在錢龍找廣盛獵頭公司之前,周小敏已先他一步找到廣盛獵頭公司英杰,讓他收集老公錢龍包養“二奶”的證據;當英杰收齊了周小敏想要的證據正想交給她時,恰巧錢龍找上門來了。英杰見有利可圖,臨時決定先做錢龍的買賣,再做他老婆周小敏的生意。在此期間,英杰與周小敏一來二去,兩人雙雙墜入愛河,不可自拔。在做完錢龍的買賣後,英杰自然把收集錢龍的證據全交給了周小敏,從而順理成章促成了周小敏與錢龍離婚,又帶著可觀的財產投入了英杰的懷抱。蛤蚌相爭,漁翁得利;英杰成了這場“諜戰”中最大的贏家︰財色雙收!

錢龍氣得把信撕碎,雙腿無力癱了下去,倒地那一刻他才明白什麼叫“咎由自取”!
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