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皇爵酒店經紀公司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皇爵酒店經紀
查看: 147|回復: 0

你會愛上一個被“包養”過的女生麼?

[複製鏈接]
avatar

176

主題

185

帖子

1305

積分

金牌會員

贡献:0

金钱:920

威望:0

在線會員 發表於 2019-9-12 03:43:55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你會愛上一個被“包養”過的女生麼? 你會愛上一個被“包養”過的女生麼?

“原來我們真的會變成自己最討厭的樣子。”

我依舊能清楚的記起來五年前的她說這句話的神情,有些默然,也有些安于天命。她似乎對這個現實世界,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。

她看開了,也投降了。

她安靜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坐在她身邊的我,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她那麼陌生,又那麼讓我搞不懂。

時至今日,當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接連遭遇門檻與摔跤,我才慢慢理解,當初她說的那些話,究竟是什麼樣的意思。

我也開始能理解她為什麼選擇接受包養,利用自己得天獨厚的外貌與女人最尊貴的身體,去換取所謂的物質上的追求。

我能理解,但我依然不屑。

她是我高中同桌。

兩個人關系好到用一盆水洗腳,晚上躲在一個被窩底下偷偷玩手機。

她是年級里數一數二的女神,每當走出教室走在校園里,迎接她的都是一群熾熱的目光,和各種夾雜著驚嘆的竊竊私語。她的身後,往往跟隨著一堆追求者。

在那個不化妝不打扮的年代,身高172體重只有80多斤的她,聚焦了無數的閃光點。因她的光,高二一年我們幾個小姐妹幾乎沒有買過零食,光是她收到的,就夠我們蹭吃蹭喝的了。

她有一個從高一開始交往的男朋友,對方與我們同級,雖然學習不好,但也佔了個外表帥氣的優勢。郎才女貌,實屬登對。

但後來男生由于學習不好主動輟了學。

兩人雖然不能天天見面,但關系依舊如常。

要說起她的變化,還是從高三開始。

高三那年,我們換了新的班主任。班主任的職位很高,僅次于校長,擁有自己的一間獨立辦公室。個子很高,看起來很壯,總是笑眯眯的,因此我們對這個班主任頗為滿意。

關于他的負面新聞,在此之前從沒有人提出來過。

他對長得好看的女生,有一種特別的關心。會有意無意的增加和你的接觸,或者間接的撩你,會時不時的把視線停留在你身上。

但這些,大家都不曾說破過。

他對我同桌的殷勤程度,被班級同學看在眼里,

在看不到的背後,全是漫天蜚語。

更有甚者,覺得她的一個小動作,都是帶著一種“我後面有人”的高傲感。

說實話,那時候的我未曾在意,盡管,覺得他們說的有道理,也不過當他們說些玩笑話罷了。

直到有一次周末。

周天返校當天,我讓她幫我捎一份晚飯回來,但後來接到她的電話,說有些事情回不來了。而那晚,班主任也沒有出現。

後來第二天一早。

她提著一份早點和一些零食回來分給我們,課間時,她悄悄告訴我,其實昨晚,她和班主任在一起。

去了酒店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…

十七歲的我,不經兒女情事,因她的話,竟羞紅了臉,捂住耳朵不敢听。

那時候不明白,也不懂,那些以為只會發生在小說上的事情,此刻竟真實的出現在眼前。

接受不了,只覺得有些什麼心理防線,隨著她這句話,慢慢的加深起來。

看著她的眼楮,我竟有種看不透徹的感覺。

那之後。

他們之間的關系變得突飛猛進。

班主任會經常給她一些零花錢,送她一些購物卡,把班級里的獎學金名額,也為她提報了一份。知道她和男朋友吵架摔壞了手機,還專門為她買了新的,早讀的時候偷偷塞到她桌洞里。

這一切,我都裝作沒看見。

忘了說,班主任的老婆,也是我們學校的音樂老師。

本就違背常理的師生戀背後,是一個有男朋友,一個有老婆。

喝醉酒後的班主任,在班級里多次走到她身邊停下,彎腰對她竊竊私語。也經常把她叫到自己的獨立辦公室,對其上下其手。

我記得我問過她,“如果有一天這些事情暴露了你該怎麼辦?”

她笑了笑,一點也不在乎。

“那我就說是他先勾引的我啊。”

這之後,我和他之間的關系,雖然沒挑透,但無形之中,總帶著一層距離感。

她不再是當初我眼里,那個純潔又美好的姐妹,她的人生,已經帶有了一層無法抹去的污點。哪怕她隱藏的很好,哪怕這一切只有我知道。

後來。

她越發變本加厲。

她不愛學習,覺得長相就是資本。

她想去當空姐,因為據說這樣就可以認識有錢的男人。她開始嫌棄男朋友的無用,罵他廢物,罵他買不起房子,說如果沒有房子那以後就分手好了。她開始嫌棄身邊任何看不慣的事情,當著全班人的面,對班內一個經常被欺負男生的說,“我不想和他一塊吃飯,因為覺得她他很髒。”

她笑著說出這句話,其他人也都附和的笑了,而在那個笑底下,是同樣夾雜著對她的嘲笑。

她以為她很光榮,當面欺負了這麼一個大家私底下也都欺負的人,但沒有一個人像她這般,把話說的如此直接而難听。

那天晚上,被欺負的男生哭了,被一個女生惹哭了,我想,在他心里,難堪的尷尬的委屈的種種情緒,都深深的扎根,成為這一輩子都不願再次想起的傷疤。

從那之後,我們或多或少的有些疏離。

再後來,也慢慢的開始不說話了。

因為我們之間的話題,往往變得風馬牛而不相及,她變得物質而浮躁,總想利用自己外貌上的優勢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東西,她把自己的時間全都耗費在穿衣打扮上,她用著班主任買來的手機,同時周旋在班主任與男朋友身上,她早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她自己。

她告訴我錢有多重要,物質有多重要,但我又何嘗不知道呢。但人不能因為缺錢就去接受包養,就像人不能因為沒錢就去搶銀行一樣。她所做的一切,讓我感到心寒,更替她良心感到不安。

班主任的辦公桌上,擺著他兩個兒子的照片,和他一樣有些胖胖的,他蹲在身後,笑著攬過兩個孩子。

拍畢業照的時候,也見過他老婆一面,那是一個不算漂亮的女人,但性情絕對溫柔的很,笑起來,有著能讓人安心的感覺。

我默默的為那個女人感到可悲,為他感到可笑,又為我曾經的朋友,感到深深地可憐。

再後來,當我邁入職場後,也曾被公司老總提出過包養

那時候的我,也是沒錢,甚至比學生時代過得還要痛苦與狼狽。

那時候我似乎想起了她。

我不知道如今她過得怎麼樣,是否和班主任還依舊保持著那種關系,我只听說,她和當初的男朋友分手了,那個男人,娶了一個不算漂亮,但足夠讓他安心的女人。

而至于她,我沒有去打听過。

因為有些東西與遺憾,早就在無形之中,慢慢的消散了。

我想,我不能成為她一樣的人。

比起金錢,我更愛心安理得。

那個被包養的姑娘,早就成為了我記憶中的過去,卻也在無數次警告我,生而為人,務必善良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酒店經紀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