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NE
開啟左側

打工記∣切爾西酒店檔案︰最熟悉的陌生人

avatar online_member 酒店幹部 發表於 2018-6-12 05:36:31
第一次見到茹絲時,老太太沉浸在喪夫的悲痛中,向我交代工作時,她說著說著就哽咽了。珍妮弗也曾提醒我,茹絲的狀態不好。

珍妮弗與我合作過展覽。2014年,我們都在考慮申請美國藝術家簽證。作為家在法國的以色列人,她最終決定,自己並不稀罕這樣一份申請手續繁瑣也無法一勞永逸的文件。珍妮弗離開美國前,把她手上在打的兩份零工都“轉讓”給了我。其中一份工作的地點在切爾西酒店,而工作內容,據珍妮弗說,可能是一些關于“檔案”的項目。

我帶著疑惑來到了紐約二十三街的這座歷史建築。切爾西酒店(Hotel Chelsea)的名字可是如雷貫耳,一座在電影、流行歌曲,甚至藝術史課本中都頻頻出現的地標。亞瑟€€米勒、沃霍爾、金斯堡都曾住過這里,年輕的帕蒂€€史密斯和羅伯特€€梅普爾索普在這里相依為命,亞瑟€€克拉克在這里寫出了《2001太空漫游》,性手槍的席德在這里殺死了南希。每天二十三街上往來的游客,都會在酒店門前駐足留影,唏噓不已。我不敢相信,我竟然即將在切爾西酒店開始一份工作!


在23街上想要拍一張切爾西酒店的芳容,一位紐約客小哥熱情地進入了鏡頭。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提供。

酒店如今已不作為旅店來經營,住在那里的多為長期房客。茹絲和丹尼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搬入大樓的,那時切爾西酒店已經過了它的黃金時代,但是兩夫婦依舊交了很多藝術家朋友。很明顯,在切爾西酒店擁有一套寓所,哪怕不是財富的象征,也是身份的象征。但茹絲也不止一次告訴我,他們剛從特拉維夫搬來紐約的時候,兩人身無分文。她並沒有透露他們是如何累積起財富的,但從她撥出去和接到的電話中,我可以听出她在曼哈頓擁有多處地產。

“我們想要對丹尼生前拍的照片以及他的藝術創作進行數碼存檔”,茹絲說,“東西有很多,工作量很大,可以慢慢來,如果你能每天來那就最好了。”她先向我展示了桌上一台嶄新的隻果電腦和電腦旁的掃描儀,隨後帶我來到了公寓深處一間臥室,地上密密麻麻堆著許多箱子、紙盒,再加上書櫥,里面是幾十、上百本相冊。這間屋子儲存著無數黑白、彩色膠片以及數碼時代的相片,幾乎全是家庭相片。“你就從這里開始吧”,茹絲說。

于是我很快明白,丹尼最近去世,茹絲希望將過去的家庭照片全部掃描進電腦,以此重溫美好的記憶。這個大工程,不知是小輩還是朋友給她出的主意,那一台配置最高的iMac電腦與他們家充滿歷史的裝潢、物件與氣味都格格不入,更何談我這樣一個局外人。將易朽的相片數碼化,使照片上承載的記憶變得不朽,這個願望是強烈的。

我開始了這份工作。每周去兩到三次,每次工作三到六個小時,有時是半天,有時中場休息出門吃個午餐︰吃的最多的是七大道上的中餐廳,其次是二十三街和八大道路口的熟食店貝果。從布什維克住處到切爾西,坐一部L線即可,通常我從十四街七大道下站,走九條街,下雨時轉一部ACE地鐵。我所做的存檔工作,只需用上掃描儀自帶的軟件,操作簡單,尺寸大的照片一次掃描一張,小的一次掃描幾張再裁;掃描完一本相冊,我貼上一張即時貼︰SCANNED,再放回盒子,一盒掃完,拿回房間,開始另一盒……


掃描儀

相對于紙質相片,數碼存檔的確是個更佳選項,一方面圖像看起來更清晰了,另一方面,檔案更便于檢索。這幾百幾千張照片,我基本按照以一本相冊為單位設置一個文件夾,用時間、地點以及事件來標注,文件夾名諸如“1983切爾西酒店”、“1994法國旅行”、“2000夏天在上州”、“2009馬略卡”等。馬略卡是地中海上的一個小島,丹尼家幾乎每年夏天都在那里度過。他們的房子面朝大海,院子里有葡萄架、吊床,茹絲總在院子里看書,一對兒女也在同一種熱帶風情花紋式樣的地磚上一年一年長大。丹尼是在馬略卡游泳時離開人世的。

很快,我在照片上認識了茹絲一家。比如她在特拉維夫的父母€€€€他們還年輕的時候,比如她與丹尼的兒子奧亞和女兒塔麗亞,奧亞的雙胞胎女兒、雙胞胎女兒的母親、塔利亞的丈夫、他們的好友羅恩一家……茹絲很愛丹尼,她曾對我說︰“我一直覺得自己很丑,直到遇見丹尼。”有時我在掃描時她湊過來︰“你看,他太英俊了!”她還說︰“丹尼和我,我們兩個只要在一起時,就像兩個孩子,一輩子都是,很少有夫妻像我們這樣。”這個斷言如果不是在照片上得到了印證,我是不太相信的。而她說的最多的話是︰“我不相信他已經不在這了。”

茹絲給了我一把鑰匙,只要臨走前跟她說好下次什麼時候來,下次我便可以自己開門進來開始工作。每周我把工作小時數加起來乘以時薪,得到我的周薪,茹絲直接以現金支付。除了掃照片以外,有時她也會差我去買文具或寄快遞。同樣在切爾西,這份工作比我之前在畫廊的實習令人愉快多了︰沒有上司布置和檢查任務,告別了可憐到每天只夠支付交通和午餐的實習津貼,免于承受競爭激烈的紐約藝術圈壓力€€€€當時的同事告訴我,他做了五份實習才得到在該畫廊轉正的機會。另外,這樣一份不用投入什麼腦力和精力的活,使我有充足的時間閱讀和調研自己感興趣的事,期間還策劃了一些活動和展覽。


切爾西地區天際線

我明白,在這份工作中,我理應成為掃描儀的延伸、完全異化的勞動力。然而,一個家庭幾十年的私人歷史突然全部、毫無保留地向我敞開,對我而言,伴隨著機械勞動的,是一趟傾注情感的時空旅行。于是,在所有文件夾之外,我創建了一個“Hanlu’s favorites”(涵露最愛),茹絲也並不介意。我將那些令我停下機械化工作、觀看許久的照片復制到了這個文件夾。慢慢地,我一點都不感覺自己是這個家的局外人了。我,而非那些數碼文件,成為了記憶的承載。

相片大部分是丹尼拍攝的,他是那個拿相機的人,這些照片都是來自他的目光選擇。卡夫卡曾說︰“一個人拍照,為了將照片上的東西從腦中揮散而去。”但丹尼的照片是最樸素意義上的對生活中重要時刻的記錄︰女兒的出生、兒子的畢業典禮、一家的日本旅行、煙花、美麗的妻子在公園長椅上睡著……與此同時,我也在家庭照的背景中,認識了切爾西酒店、二十三街以及紐約三十年的變遷。當然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鮮活個體的觀看秘密。目光是極度私人的。

我在當時的筆記本上寫下︰“他愛的事物︰大海、毛驢、魚”,以及類似“在上州的森林中/他追逐一條蛇/他拍下自己的腳/周圍的樹叢失焦”這樣的碎片,我太著迷了。如今,近四年過去,看著自己記錄下的這些,我卻完全記不得這些圖像本身的樣子了€€€€記憶的運作真是神奇啊!從事了這項與記憶息息相關的工作,卻也沒有使我掌握更多關于記憶的奧秘。


兩位女兒

所有照片中令我印象最深的,是一張拍塔麗亞的,看起來父女兩人在一艘夜晚的小船上,她穿一件紅色花紋毛衣,在閃光燈開啟的一刻,她回過頭去了;我們看到的,是她松松的、被光芒照亮的金色卷發。看到這張照片,我立即想到格哈特€€里希特的一張畫。事實上,當時我認為我手上拿著的就是這張里希特的畫作,但畫面中的確又是塔麗亞,怎麼可能?我立即在網上搜到了原畫,還拿兩張比較了給茹絲看。一點都不讓人驚訝,里希特的這幅《貝蒂》畫的是他的女兒。

在這份听起來無聊的工作中,像這樣令人震驚、無法描述的瞬間還有很多,作為一個本科和碩士論文都關于攝影歷史與理論的寫作者,處理著如此大量的圖像,想要去理解這些瞬間,但理論和分析在這里肯定是失效的。如果硬要套用,羅蘭€€巴特在生平最後一本書中,在緬懷亡母的悲痛中通過一張母親兒時舊照€€€€那張攝影理論中著名的“冬園”照片€€€€堅信自己找到了攝影之原理甚至真理,這與我遭遇的“理解的失效”有類似之處吧。這份工作並不比寫一篇關于“攝影及對其媒介本體論的探索作為概念主義藝術初期之實踐策略”的論文更容易。

再後來,慢慢地,在茹絲家,照片上的主角我都遇見了。當他們從茹絲的家門走進來時,就像奇跡一樣。在現實里,奧亞沒有照片中那麼有魅力,他看起來有些疲憊,塔麗亞和她的丈夫非常友好,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€€€€上一秒,他們倆還是光著身體在浴缸里玩耍的孩子。這使我見到他們本人時默默地感到一絲尷尬︰素昧平生的陌生人,卻知道他們成長的秘密。家人們的到來總會使茹絲的心情好很多。然而,這家人中我最了解的一位,直到我到離開美國必須停止這份工作時都還沒找到機會和他握個手,很難說他將意識到我這樣一位角色的存在,但我替他重新經歷了很多快樂的時光,我不相信他已經不在這了。


掃照片時發現的切爾西酒店大堂舊景,現在可沒有如此寬敞和多彩了

(作者系藝術媒體編輯、策展人、寫作者)

相關帖子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LINE
line2
聯絡

ad_close

技巧教學|兼差日領|酒店上班流程|酒店類型|皇爵酒店經紀 |網站地圖

GMT+8, 2023-6-1 13:33 , Processed in 0.012709 second(s), 9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👉【八大打工,兼差日領,酒店KTV娛樂完整資訊】✅多樣八大工作可挑選

© 2008-2023💎《"⛔️未滿18請自行離開請勿詢問"》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